一個週六的早上,在柴郡沃林頓的一座不起眼的房子前,早早排起了一條長長的隊伍,他們都在靜靜地等待著這座房屋的房門打開。

這所房屋的主人不是明星,也不是偉人。

在周圍的鄰居看來,這位主人只是個待人和善的老人,喜歡到附近的酒館喝點啤酒,有時也會一整天不出門,但從沒聽過任何這位老人的傳奇故事。

更令人驚訝的是,連這位老人的家人和朋友,在此之前都不知道他的故事。

直到2018年7月老人去世,家人來整理房子時,清理出了400幅畫作,老人的畫家身份才隨之曝光。

這位老人名叫Eric Tucke(埃裡克·塔克),從20歲開始畫畫,去世時享年86歲,他默默地畫了60多年的畫,直到關節炎的痛苦讓他  不得不放下手中的筆。

Eric筆下的畫多是英國北方工人階級的工作環境,以及煙霧繚繞的酒吧、俱樂部的生活場景。

他的畫中人物刻畫沒有那麼具象,但眼神和神態都十分生動。

畫中配色單純簡潔,整個畫面在不經意間又給人一種溫暖的感覺

Eric,1932年出生於沃林頓一個普通家庭,家裡有三個孩子,他排行老大。他14歲就離開學校,沒有任何文憑。

為了生存,Eric曾當過拳擊手,後來參加了四年的皇家騎兵衛隊,之後就回到了家鄉,成為當地的一名建築工人

他沒有結婚,也沒有孩子,之前和母親居住在一起,母親去世後,就

一直一個人生活。

Eric 20多歲的時候開始繪畫,經常去曼徹斯特和利物浦參觀藝術畫廊,但他沒有經過任何正規的繪畫培訓。

Eric喜歡去附近的酒吧,在那裡,他總是靜靜地坐著,旁邊放著一品脫的啤酒,而膝蓋上總放著一本素描本。

家裡人都知道他喜歡畫畫,他還經常把他畫當做禮物送給家人和朋友,但從來沒想到他這麼高產。

在Eric去世後,他的弟弟Tony幫哥哥打理房間。當他們打開其中一個櫥櫃時,發現裡面塞滿了畫作。院子裡的花園小棚裡也堆滿了畫。簡單統計後竟有200多幅。

原以為就只有這些,結果打開衣櫥,又有一批。

在清理完房子後,才發現畫作竟無處不在。

Tony說:“我們都知道Eric有一個對藝術的熱情卻從未意識到他在家中囤積了大量,現在回想起來每次打電話時,他都在前廳畫畫。 ”

Eric的妹妹Karen說:“我記得他總是拿著筆劃畫,還總是鼓勵我們要對藝術感興趣。”

對於Eric來說,繪畫不僅僅是一個愛好,繪畫已經融入到他每一天的生活,成為他的生命中的一份子。

Eric的畫作是神秘的藝術品,更是一段歷史的沉澱。他的畫作充分展示了一個時代的沃林頓以及人民之間的社會場景。

Eric從沒有出售過自己的畫,也沒有任何的展出。

畫畫對於他來說,就是一個讓心靜下來,自己與自己對話的過程。

就像日記一樣,是一個獨自享受的秘密。

為了不讓這些畫作,孤零零地躺在閣樓上落滿灰塵。Eric的家人將他生前居住的房子清理出來,並佈置成一個臨時的展覽館。

並以“ Eric Tucker's 60 Unseen Years of Art ”(埃裡克-60年看不見的藝術)為主題展出Eric 的畫作。

展覽在10月27日、28日對外展出,所有感興趣的人都可以來參觀。

令他們沒想到的是,這兩天的人絡繹不絕,還有的人為了看展覽,特意從俄羅斯過來,即使他們要排隊等候好幾個小時,參觀者的熱情依然不減。

還沒到開門時間,門口就排滿了人,據統計,兩天的參觀人數超過了1500人

Tony表示,他們了解哥哥的性格,所以不打算出售任何作品。這也是哥哥所希望看到的。

與此同時Eric的家人正積極地與英國博物館的工作人員溝通協商,他們希望Eric的作品可以讓更多的人看到。

每日郵報的藝術評論家、英國藝術雜誌的編輯Robin Simon,在看完Eric的展覽後說:

“他的畫混合了LS Lowry和第十九、二十世紀比利時藝術家風格,這些畫看起來讓人很舒服,令我震驚的是,這齣自於一位業餘畫家之手。

 ”

只要有足夠的熱情和耐心,一樣會找到一個不一樣的自己。

不要動不動給自己設限、否定自己。

如果沒做好,那一定是因為做的還不夠。

來源自微信